美女光身视频软件

我抬起头,仰视着盘坐在大石上的人。

那是一名剑眉星目,黑发黑须,面容如同刀削斧刻,带着凛然正气。眉宇之间看似神态平和,却又有着睥睨天下之气势的中年道人。

我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辅汉,你大可不必如此。”

被叫做辅汉的中年道人挑了挑眉头,没有说话。

我声音低沉,继续道:“谁也未曾想到,时隔数百年,他竟然还能重归人间。如今大势已去,蜀地之势,已经难以挽救,即便是你,要以一人之力对抗他带领的无边鬼神,也只能是螳臂当车。事已至此,咱们还是暂且退却,待到日后,再来——”

我的话还未曾说完,就被中年道士打断。

“退却?”

中年道士一双明目炯炯有神的看着我:“往哪里退?”

我沉默了一下:“中原之大,哪里退不得。”

“要我说。”中年道士字字掷地有声:“哪里都退不得。”

他骤然起身,转过身,俯视着后方的群山。

“你难道看不见?如今蜀地,妖魔肆虐,鬼怪横行,生灵涂炭,朗朗晴空之下,竟难寻一片安宁之地,蜀地百姓皆身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如此情形,怎容我们退却半步?”

台球吧美女

我沉默了一会,开口道:“我知道你心系天下苍生,然而天下何其之大,岂是一人之力能够负担。大汉的气数,已经尽了。”

“人之力当有尽时,然而一人之力不足,有千人之力,万人之力,百万人之力,万万人之力,以万万人之力,山崩海啸亦难以摧之,有何惧之?我一人之力不足救天下,那便教化万民,引天下人入我之道。”中年男子气势磅礴,豪情万丈。

我叹息道:“我相信以你之能,给你时间,可以做到,然而现在,仅有你一人之力,今日在此,只能是自寻死路。”

中年道士淡然:“鹿死谁手尤未可知,太上老祖托付重任与我,在此时此刻,我岂可后退半步。”

我摇了摇头,苦笑起来:“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真是未曾有半点改变啊。”

中年道士也笑了起来:“哈哈哈哈,这天底下,唯独你没有这个资格如此说我吧,你个老妖怪。”

两人相视而笑,我笑罢,心中也颇为感慨,开口叹道:“既然你心意已决,我也不再拦你,就让我陪你一起吧。此事归根究底,还是我亲手埋下的因,这果,也该由我自己偿还。”

中年道士笑道:“什么因啊果的,这不是前些年从西方来的那些释家喜欢说的东西,不过倒也有些道理。”

忽然间他话语一转:“不过今天,你却是不能陪我。”

我眉头一皱:“为何。”

中年道士淡淡道:“若是我败了,必然无法从此地生还,我们两个,不能都死在这里,必须有人活下来。”

我又沉默了了一会,刚想说些什么,却见中年道士抬起了头,看向了天空。

顺着他的目光朝天空望去,只见原本的晴空白云,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漫天阴沉的黑云,倾压而下,仿佛从太古洪荒而来的黑潮,要将天地吞噬一般。

中年道士的嘴角扯起一抹冷笑:“它们来了。”

在满天黑云之中,隐隐有无数巨大的身影隐于其中,渐渐浮现,那是漫天的邪神妖鬼,从四面八方而来,将整个天空填满。

我有些担忧的看向中年道士。

中年道士却并没有再看我,而是面带冷笑,看向天空,同时对我一挥衣袖。

我明白他的意思,又看了看漫天的邪魔,知道自己就算留下,也帮不上他的忙,心中黯然,却也不得不抽身而退。

“八方恶鬼,六天邪神,吾乃三天法师正一真人!当奉三天之法,行正一盟威之道,扫灭尔等妖邪!”

青城山之巅,一道身影,缓缓渡步而出,身穿八卦衣,腰系方天裙,头顶平顶冠,脚踏朱红履,左手托阳平治都功玉印,右手持斩邪雌雄剑,剑指苍天。

“来!!!!”

这一声大喝,响彻天地,震人心魄,同时,也将熟睡的我从梦中震醒。

我猛地支起身体,却一头撞上了前面座位的椅背。

我左看右看,这才发现,没有什么道士也没有什么鬼神,我还在飞机上,旁边是一脸懵逼的波英。

“一鸣,你怎么了?做噩梦了?”

我捂着胸口,脑海中还回荡着那一声“来!!!”

过了一会,我才彻底清醒过来,呼了一口气:“没什么,我睡了多久了。”

“不知道,大概两个多小时吧。”

“哦,那应该快到了。”我呼出一口气,又躺了下来。

刚刚那个莫名其妙的梦又是怎么回事?

梦醒之后,一般就很难记得梦里的具体内容了,除非是那种所谓的清醒梦。不过我显然不是,因为现在刚刚做梦的内容,我已经忘了不少了。

虽然忘了很多,但是我总觉得似乎是个很重要的梦,不过想不起来,却也没有什么惋惜的,只是印象中还深深刻着那一手持剑一手托印,剑指苍天的背影,还有那一声回荡于天地之间的大喝。

那是谁呢?

我皱着眉头回想着。

等等,一手持剑一手托印?

怎么好像在哪里听过一样。

因为脑子里面还很是混乱,我想了一会没想起来,就放弃了再想,正好这时候喇叭提示说马上就要到福建泉州晋江机场了,那里也是我们的目的地。

黄雅云家就是泉州的。

在上飞机之前,我已经和黄律师还有许莉联系过了,许莉说派人来机场接我们过去。

因为这一次的突发事件,二队的活动不得不提前终止,但是刘作辉带领的一队和费董川带领的三队还在继续,而且据说很顺利,我也给刘作辉打过电话,不过打不通,现在应该是在哪个山区吧。

我们来的时候开的小面包,许莉她们走的时候我把车钥匙借给他们,让她们用来运送许莉的遗体。所以回来的时候我们才不得不搭太和村村民的车到昆明,毕竟车队里除了我们的面包车之外就只有运货车和大巴了。

而无论是让运货车送遗体还是把遗体放大巴上和其他人在一起都不大好,就只好用我们的小面包了。

不过这个我们倒是没人在意,要是换了一般司机可能还不愿意,但是对我们无所谓,毕竟我们经常和死人打交道,那车上还载过鬼,送个遗体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对于黄雅云家里的一些赔偿和安抚,在我过去之前黄律师他们都已经做好了,黄雅云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虽然对女儿的死悲痛不已,但是都保持着理智,没有发泄在基金会身上,让大家都松了口气。

我也松了口气,因为如果他们不理解,或者悲痛的出了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也不是谁都能承受得了的。

半个小时之后,飞机降落在了晋江机场。

进了机场大厅,我一眼就看见了正在那等着我们的人,不是别人,刚好就是之前在昆明给我们当导游的小王。

和小王匆匆叙了几句,我就让他们先出去,我赶紧去拿托运的行李。

其实我们几个根本没什么东西带出门的,但是其中的很多东西,都是不能带上飞机的,比如我们身上的一堆凶器。

我到现在都没忘记去托运行李的时候那服务人员的眼神,我怀疑要不是我们几个里面还有个女的,那负责托运的小姐都要打电话报警了。

老霍的匕首没的说,差一点点就属于管制刀具,还勉强能托运。而那把老霍十分喜欢的土猎枪,不用想是肯定不能带过来,不然我们现在估计还在看守所里面,临走的时候老霍忍痛送给太和村村长了。至于枪攥和金刚明王,我花了好大的功夫才说服工作人员这两样东西都是古董而不是凶器。好在金刚明王那样子看起来确实像是古董,最后总算是托运了。

最难打发的还是两只小彪,也许是因为红彪死后把我当成了爹,从双子村一路到机场都死死粘着我不愿意放开,最后把我衬衫都扯裂了才把两个小家伙送进笼子里托运,分开的时候叫的那叫一个凄惨,我都不忍心听了。

好在这毕竟是两只彪而不是兔子,不会寂寞死,被我接出来的时候已经开始生龙活虎的在笼子里打架了。

手上提着笼子和一堆东西,我转身准备往机场外面走。

就在这时,忽然背后有人叫住了我。

“先生,你是不是掉东西了?”

我闻言一愣,下意识想要摸口袋,可是我现在一手提着笼子一手提着包,根本腾不开手。

回过头,只见一个带着墨镜,穿着时髦,留着齐肩短发的女孩看着我,手上捏着一块牌子。

我一看,是火猛的名牌。

什么时候掉的,我明明放口袋里了。

我心里犯着嘀咕,开口道:“哎呀,是我的,谢谢你了。”

说着我放下笼子,伸手去接牌子,但是却接了个空。

却见她的注意力似乎被地上笼子里的火猛和火弥吸引过去了,弯腰去看。

“这是你养的猫么?好漂亮啊。”

她一低头,墨镜滑落了一截,虽然她马上推了上去,但是我却是心里一跳,下意识的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女孩受惊一样的往后退了一步:“你干什么?”

我却毫不犹豫的贴了上去,凑近她身前。

“绯瑞忒”我咬牙切齿道:“怎么又是你?”